「安娘喂!怎會這樣呀!」中午衝衝忙忙地趕進會議室的厲副總霹靂啪啦地鬼叫,好像天塌下來壓著他的肩。(他何時有肩膀了,我怎都不知道呀?)

大家面目相覷,不知道發生什麼大條事情?厲副總高舉張開內頁的一本雜誌頁面,氣急敗壞地說:「我們狗仔的秘密武器被對手給報了出來!以後都不用混了」

狗仔1.jpg 

噗哧一聲,白目妹忍不住笑了出來,因為昨天晚上很早就回家餵魚,沒陪大家熬夜加班的厲副總,理應休息得滿面紅光,此刻卻是臉色蒼白,頭髮散亂,連鬍渣都忘了刮,跟平常那副白淨有肉的模樣,簡直判若兩人。

他裝模作樣耍狠說:「敵人都欺負到我們家門口了!你們竟然還安坐得住?到底說說看要怎麼回擊呀.....」

白目妹舉起手來,眨眨眼,擠擠眉.....

副總眉梢翹了起來,嘴角顯露一點得意:「總算有人當回事。別怕,你盡管大聲說出意見,心裡的話盡管講」

「大聲說?一定要大聲嗎?」白目妹狐疑地看著大家。會議室裡同事悶到起鬨,要她趕快說呀,難得副總要給她撐腰哩!

白目妹只好乖乖地,用連會議室外面十公尺都聽得到的聲音,吼道:「副總你不要對著我說話,口水一直噴到我,而且你有點口臭,一定是早上忘了刷牙喔」

會議室裡一片寂靜,還好沒有針掉到地上,不然可響得很。

會議室外面卻傳來爆笑聲,還隱約聽得到有邊笑邊拍桌子的聲音,說不定有人滾到地上,笑到肚子疼。

......待續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7V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