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古幽情--1.jpg

白居易<<長相思>>:

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州古渡頭,吳山點點愁。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歸時方始休,月明人倚樓。

字是米芾的筆跡.....詩是白居易的情愁......

我只是.....渺小的個體.......

該去睡覺的呆瓜....晚.....早安囉!

周末愉快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7V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